万博体育manbetx登录 >娱乐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15 13:13:02 来源:工人日报

  

文:李铁

学弟抑郁成疾,刚刚在不久前病逝,享年40。

40而不惑,按照社会轨迹,这个时候应该是人生的巅峰,是一个希望无限好的阶段,学弟的生命却悄悄落幕了,实在令人惋惜。

然而,学弟的忧郁其来有自,痛苦与难过是从小就一点一滴累积的。学弟自小长得清秀,性格斯文阴柔,他一向独来独往,但人们却从来没有放过他。小学时,他说话轻声细语,男同学总是嘲笑他,常常在大庭广众下喊他”人妖”。一次、两次、三次……无数次地羞辱他,就算他哭着找老师,老师顶多叫他不要去招惹那些顽皮的男同学,接着还鼓励他尝试阳刚一点,多运动、和同学讲讲话,不要老是一个人待着。

老师并没有真正帮助他,只是让他更加安静沉默。进入中学后,学弟就越发辛苦了,因为他来到了一所极为重视阳刚气质的男校,他的格格不入,让”人妖”这个花名不离不弃地伴随他从预备班到大学先修班。

- Advertisement -

最糟的是他不仅仅要忍受同学、学长学弟的语言霸凌,甚至还得时常提防男学生们成群围堵他,暴力地把他的裤子脱掉,说是要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男人”?有时候同学控制不了力度,玩闹过程会撕裂他的内裤与校服,回到家,少不了被家人痛骂一顿,骂他不知分寸,玩到如此狼狈不堪。

为了”安全起见”,他不敢独自一人出入,连去厕所也不敢上。他甚至试过憋不住了,当场尿湿裤子,结果又惹来同学嘲笑老师大骂。他尝试投诉,但被恶霸同学警告,训导老师最后也不过安抚他:”男学生嘛,有时候总会顽皮一些,你不要理他们就是了。”

那个年代没有手机、没有脸书、没有网络,学弟在茫茫人海中根本难以找到同温层来讨拍,他所有的委屈都得不到朋友和家人的理解,只能吞进肚子,自己一个人默默忍受。那个时候,他就开始生病了,看什么都是灰色的,对人生不抱希望,对未来不存期盼。

尽管小学、中学都和学弟同校,但因为年级的差异,我从来都不知道学弟身上发生的惨事,而是在唸研究所时,从学弟唯一的朋友口中,得知了他这段不为人知的过往。那时候我好想透过辅导组织的力量去安慰他帮助他,可惜学弟已经消失,不再有人联络到他。

直到去年,辗转听到友人说,学弟又出现了,不过好像病了。学弟的朋友随后亦在社交媒体上通知我,学弟这些年来在职场上也没有好过,因为个性与性别气质的因素,常常遭受同侪霸凌,优异的工作表现却完全没有被看到。在极度忧郁之下,学弟的健康每况愈下,去年起无法工作,只能呆在家里养病。

- Advertisement -

可怜的是,最亲的家人一直认为学弟太懦弱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在他卧病在床的一年里,甚至不愿意跟别人多谈这个儿子的事情,就连学弟逝世后,没有举行任何仪式或法事,就匆匆火化了。仿佛,他们觉得这孩子有太多的不光彩,早点离去,或许是一件好事。

会提起这件事,完全是因为轰动全国的女学生叫老师”AH GUA”的新闻事件。事件爆发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大家都在忙于指责彼此,却忽视了问题在于这个社会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歧视不一样性别气质的人。我们的性别教育其实是彻底失败的。
更心酸的是,我们这个国家,宗教、种族、文化、性别/性向之间的彼此歧视根深蒂固,大家口口声声说互相尊重,但谁都知道这只是政治正确的说法,政治人物和我们从来没有认真地当成一件重要的事。多元,难道只能是一个象征性的图腾而已?

一条生命的离去,对大家而言,可能真的并没有怎样。

(责任编辑:孟炅)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